春晚《喜乐街》等几个小品为何引起强烈争议

        春晚几个小品为何引起强烈争议?

               陈继英


历届春晚的语言类节目,都是观众关注的焦点,今年的语言类节目包括 《我忍不了》 《车站奇遇》《小棉袄》《一定找到你》《这不是我的》《圈子》等,这都给观众带来不少的笑声和愉悦。


但是,《投其所好》《女神和女汉子》《小棉袄》三个小品,在网络上引起强烈争议。


为什么会引起争议呢?据说这些小品歧视女性和南方文化,一些女权主义者包括一些女生还致电广电总局,要求停播这些小品。


客观讲,中国观众对春晚寄予厚望,中华民族人口众多,文化差异很大,观众文化层次又各不相同,对作品的理解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如今网络发达,网友各抒己见极为方便,网友猛烈拍砖、灌水,必会形成纷纭复杂的评议局面。这是好事,但有些评论和抗议也使央视主办方感到不悦。


从作品本身的创作看,一个小品面要对六七亿观众,既要考虑娱乐性,还有考虑教育性,要想达到百分百满意,实在不易。


但问题的关键是,有的小品是不是歧视女性和南方文化?


小品《投其所好》讽刺了某科长喜欢溜须拍马投杜局长打乒乓球之所好反而被“拍蝇”的行为颇具现实意义,讽刺性强,马科长的马屁精行为和杜局长说的话,反映当今官场的不良风气真实可信。我曾记得某市某局举办全市教育系统羽毛球比赛,某局长年龄53岁,在分组时,组委会的处长、科长以及办事人员为保证该局长拿得冠军,就从53岁分组,53岁为老年组,53岁以下为中年青组。当时该市教育系统参赛教师对此议论纷纷。按一般常识分组,或以50为界,或以55为界,但为了保证该局长得到冠军,就按局长的年龄划界。由此可见,这个小品的讽刺意义多强,多有普遍性,因此,可以说,该小品对整肃当今官场文化与风气具有警示作用:官场的官员们要多想想老百姓需要什么!


在现实社会中,如马科长这样投其所好的人和事儿,是相当多的。“领导喜欢钓鱼,我就潜到水下给他挂上鱼饵;领导喜欢麻将,我就把听拆了打;领导喜欢文玩,我就把太爷爷的舍利穿成串……”这种行为在现实生活中还少吗?


但是,有人强烈批评该小品歧视侮辱女性,因为小品中溜须拍马的马科长偏偏是个女领导,而且马科长自己还表白:“领导喜欢我,我就……”,这不是讽刺一些女干部靠出卖色相而赢得提拔吗?当然有这样的意思,事实上在我国的公务员队伍中,也包括其他一些行业里,马科长这样的女干部也不乏其人。但这是不是就是歧视女性呢?网友此问题一经提出,于是就引发了极大的争议!(其实,这算歧视女性吗?女干部有好干部,但也有马科长这样溜须白马乃至靠出卖色相以求提拔晋升者。文学作品都有象征意义,有社会现实意义,塑造人物形象,男男女女都会有,好好坏坏都会有,讽刺了一位不正派的女科长,就是侮辱歧视女性吗?当然不是。如若照一些人的逻辑推理,那么讽刺了一些危害社会、违法乱纪的官员,是不是就是侮辱歧视了整个官员群体呢?春晚小品是否歧视女性和南方文化?


 


蔡明、潘长江演出的《车站奇遇》,情节为大年夜赶着去跟女儿团聚的蔡明,在火车站遇上大年夜练车的潘长江,构成了两人一路别别扭扭"爱情"故事。蔡明依旧延续了毒舌风格,潘长江继续自我“贬谪”自我调侃,拿自己的身高问题做文章。


 正是这拿自己的身高问题做文章,又引发一些网友的强烈拍砖批评,长得不好看,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观众,还要那这样的人开涮,谁心里没气?有认为这是歧视身体缺欠者,认为央视一贯拿一些身体缺欠者做笑料,很不人道,有理乎?似乎有理!再如,讽刺胖子,讽刺智障者,讽刺农民老土,总是歧视弱势群体,于是引发强烈争议!这种争议有一定的文化背景,例如,你为什么不敢讽刺“大领导”?只挑软柿子捏!(其实,这也有点强词夺理!小品也好,相声也罢,都要制造噱头,用身体缺欠制造噱头,用不同类型身份的人物塑造人物形象,是一种艺术手法,好玩好笑而已,不必较真。星光大道的毕福剑,常常用自己的长相制造笑料,也是歧视长相丑者吗?)


春晚小品是否歧视女性和南方文化?


贾玲、沙溢、李菁、瞿颖出演的《喜乐街》小品,女神和女汉子对比上台,引来不少“笑果”,但主旨“反转”讽刺什么,比较含蓄,由此引起网友对其主旨的指责和不解,势在难免!一些网友纷纷指责春晚嘲笑“胖子”和“剩女”,该小品的创作意图是什么,笔者也不甚了了,但是,这个小品客观上嘲笑了剩女,一些胖子剩女看了这个小品,心中是什么滋味,我想贾玲、沙溢、李菁、瞿颖可能心中缺少切实的实际的真真的体验。讽刺人家剩女实属不该,人家都剩女了,你还“伤口撒盐”,拿此作为笑料,其同情心和“仁爱”之心,打了折扣,这不是拿人家的痛苦作为自己的快乐吗?!但是,这是贾玲小品和一些小品、相声节目的惯用手法与技巧。由此制造笑料,只是没有站在剩女的立场思考问题,而是为制造笑料而忽视社会效果,怎能不引起争议?这值得今后创作者和演职人员引以为戒。


冯巩出演的《小棉袄》可看性很强,该小品打的是亲情牌,有深层意味,其情节则更为耐人寻味,意在教育人们要关心空巢老人,要站在孤独老人的角度多想想。但是,有网友发现,节目中卖小棉袄、卖“女儿”这个《小棉袄》的情节的大致框架与日本小品《荞麦面店员和未婚夫》有相似之处,这种“文艺借鉴”,使该小品的原创性降低。


另外,小品中用湖南话、福建话等南方语系来做笑料,也引发一些网友的批评,认为这是对南方文化的歧视。


这样的指责批评,有道理吗?


笔者以为,没什么道理!这是小品用语言语音发音问题制造笑料而已,只是一种表达表演技巧,不是有意歧视谁!一些相声小品以往也时有模仿广东人说话,来达到引发观众发笑的目的,这也不是对广东文化的歧视,相反北方的听众、观众对广东文化和语言有了更多的了解,不存在地域文化歧视!事实上,这些年以广东为代表的南方文化,在北方扩大了影响,南方人的细腻的思维方式和语言表达方式,敢于创新的思想,逐渐被北方人认可和效仿!何况,这样的笑料客观上还有推广普通话的作用,这也是国家的一项国策,符合《国家语言文字法》!


还有网友指责该小品用二十元钱卖“女儿”,这更没有什么道理了,这是故意歪曲,该小品不过是用“误会”的艺术手法制造笑料,以“小棉袄”的比喻之多方误会来制造噱头而已,写评论不该如此“歪曲”其创作意图,我以为,网友评论时肯定知道这是误会的手法,而却说“冯巩用二十元钱卖女儿”,这是博人眼球的“伎俩”而已,是评者之大忌,有违评论的基本原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