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教师的职业幸福感

《南方教育时报》(2013年9月10)特别策划:


教师节:找到做教师的的职业幸福感


 


《南方教育时报》记者 王红卫 采写


 


追梦者:


姓名:陈继英


追梦者身份:


特级教师,人生语文名师工作室主持人


教龄:34


任教科目:


中学语文


梦想档案:#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既然选择做老师,就要想办法把它变为一种幸福的职业,多为学生着想,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调整,找到属于自己的职业幸福感。


教育不是短期的应试,而是关乎学生一生发展的基石,那么老师在教学中,就应把眼光放远些,视角放宽些。


陈继英是一位从教多年的老教师,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语文名师;他是1977年恢复高考的第一批高考生,也是揣着“教育梦”从内地辗转来到深圳这片沃土的那一批人……


 


追梦来到深圳:“深圳的开放和大视野吸引了我”


 


“我跟教师节很有缘,1999910,我正式来到深圳从教。”说起自己当年南下深圳的机缘巧合,陈继英意味深长地说:“是巧合,是机缘,但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必然。”


1975年,陈继英高中毕业,在一所民办学校做初中老师(注:是国办学校的民办教师)。1977年恢复高考,他结束了民办教师生涯。大学毕业后,他成为河北省一名中学老师。


1996年,在北师大开展的一次语文教研活动上,陈继英上了一节中学语文公开课。就是在这次,深圳教育学院附属中学(现为深圳市第三高级中学)的徐校长认识了他,并邀请他来深圳任教。但因对深圳了解不多,陈继英婉拒了此番盛情。


1997年,在深圳举办的一次语文教研活动,让陈继英有机会第一次来到了深圳。“深圳的开放环境和宽阔视野是很多城市不能媲美的,这种氛围开始深深吸引我。”几天的参观和学习让陈继英不禁感叹。


1999年,陈继英终于禁不住自己对教育追寻的脚步,从生活、工作了许多年的河北,只身前往深圳从教。“放下原有的一切,去一个陌生地方,需要很大勇气。”来深之前,陈继英已经是一名特级教师。


 


为梦想不断调整“脚步”,梦想依旧,践行依然


 


如今,虽然已经是一名深受师生尊敬和爱戴的名师,但谈到自己做老师的初衷,陈继英仍很谦虚。“其实,最开始就是想做一个有才华的老师。”这源于他曾有一个会写诗的高中语老师,“那时候很崇拜我的老师,觉得做老师就是要有才华。”


当真正做老师时,陈继英又开始想办法成为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后来,他做到了,但也开始反思:“学生的喜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不能以此作为教师主要的评价标准。”


他意识到教师不能把关注点放在自身,而是怎么做才是为学生好。于是,他开始寻找方法让学生有才华,再到如何通过教学促进学生的人生发展。其实,陈继英在一步步实现个人教育目标的过程,也是一个名师成长的轨迹。


“总之,做老师,勤于学习,善于思考,耐得住寂寞,有追求和坚持,善假于物,也许才有可能达到名师、甚至大师的境界。”陈继英认为,只要老师付出了足够的努力和真心,梦想的实现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因此,他对年轻老师的建议是,既然选择做老师,就要想办法把它变为一种幸福的职业,多为学生着想,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调整,找到属于自己的职业幸福感。


陈继英表示,自己现在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看到曾经的学生发展非常好,看到他的教育对学生人生产生了影响。“有学生请我去做他的证婚人,我非常自豪和开心。”


 


 国家教育要把眼光放远:“高考改革的阻力并不在老师”


 


“高考改革的阻力并不在老师。”谈到全民关注的高考,陈继英如是说。“若家长期待不那么高,教育资源充足,教育部门能够真正解放思想,整个社会不再那么看重分数,也许高考的改革之路就会好走很多。”


许多人都清楚,高考并不能完全考出学生的素质,甚至存在一定的偶然性。“高考不是不要而是要改。”陈继英认为,短期内,高考仍不可能取消,但“变一下却很有必要。”他认为,目前可以从命题的形式和内容等寻找高考改革的突破口。“语文考试中,不利于学生人生发展的、非语文性的东西应该改掉。如,科技文阅读部分,要么改变考查形式,要么改掉。”


另外,他还指出,目前高考命题采取临时组建命题队伍的做法,可能会削弱考试的科学性,因此,建议成立一个专门的命题机构。“有一群专业人士专门研究和命制高考题目,不但增加了考试的科学性;更重要的是有利于寻找高考改革办法。”


陈继英表示,即便有高考等各种考试的存在,但这些仅是教育衡量形式的其中之一,远不能作为教育前行的“标尺”。他坚信“教育不是短期的应试,而是关乎学生一生发展的基石,那么老师在教学中,就应把眼光放远些,视角放宽些。”无论是研究多年的作文教学,还是近几年提出的“人生语文”理念,他都在以此为信念践行着个人的教育理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