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怎样才能出“人才”?

教育怎样才能出“人才”?


       苹果公司乔布斯的传奇人生又引发了世人的思考,一个大学辍学生竟能改变世界?无独有偶,比尔· 盖茨 、戴尔等都是大学辍学生,令人匪夷所思吗?不,创新人才常常不拘一格,而培养创新人才也应不拘一格,用现行的考试和这样的高考试题,培养创新“人才”难矣!以一些地方的一些评价制度,出创新“人才”无望矣!


      “人才”之培养模式总有特殊性。以戴尔为例,他为了不辜负父母对他的一片期望,进入了德克萨斯大学,当了一名医学预科生,考入大学后第一学年一结束,戴尔就打算退学创业,此举遭到了父母的坚决反对,为了打破僵局,戴尔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如果那个夏天的销售额不令人满意的话,他就继续读他的医学。他的父母接受了他的这个建议,因为他们认为他根本就无法取得这场争斗的胜利。但他们错了,戴尔的表现使得他没有留任何机会给他的父母,因为仅在第一个月他就卖出了价值18万美元的改装PC电脑。从此,他再也没有回到过学校。   #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温总理在和六位大学校长和教育专家谈话时说:“去年看望钱学森时,他提出现在中国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自己独特创新的东西,老是“冒”不出人才。我理解,钱老说的人才,绝不是一般人才,而是大师级人才。学生在增多,学校规模也在扩大,但是如何培养更多的杰出人才?这是我非常焦虑的一个问题。”


温总的谈话一段时间以来引发了有识之士的探讨,但大多将原因归于中国的学校教育本身,我认为这是不全面的,也可以说这未抓住问题的核心原因。


那么,中国没有培养出大师级人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笔者认为在我国未形成真正尊重学术尊重人才的机制和环境。


    学术科学要繁荣发展,必须让学术科研有地位,让研究学术和科学的人受尊重,否则,资质好的人才都不愿意从事学术科研,都想“官本位”,学术科研的繁荣与发展就成了空谈。


大家都知道我国是一个官本位很重的国家,大家都愿意当官;但是,大家也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官本位的后患是无穷的,其有官衔的人常常能获得较多的特权和较高的社会地位,于是整个社会的教育科技人才的地位便远不如官员的地位,更没有官员的既得利益,从而使从事教育科技的人才心理难以平衡,年轻的教育科技人才更愿意走向仕途之路,走管理之路,而不愿意走学术之路。同时,在这样的体制下往往是官员说了算,因此又常常导致学术标准的失衡,从而又带来国家青年人不愿意追求学术,试想,当官比搞教育学术好得多,地位高得多,谁还去研究学问和科学?当学术研究没什么个人的发展“前途”时,学术繁荣还有什么“前途”和希望?


    有人把我国至今还没有人能获得“诺贝尔奖”归因于中国人的创新能力不足,归因于中国教育和考试制度的问题,这也只是看到了表面现象,其实,根本原因还是我国长期以来“官本位”思想和行为制度做怪,试想,当官比搞学术科学好得多,地位高得多,谁还去研究学问和科学?君不见厦门大学曾发生几十个教授竞相竞争一个保卫处处长职务的事情吗?为什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且不止一所大学,其他大学也发生过类似情况?还是当官好处多呗!


    另外,中国的教育谁说了算?也是官员说了算。“我爸是李刚”,谁会理你个教书匠?


    各级政府官员用政治方式来搞教育,不懂学术和内部规律,但又要追求教育政绩,怎么办?于是在教育上抓大学入学率,抓扩大办学规模。例如,大学的合并和升级。学院升大学,大学大合并。这样的改革就能培养大师级人才吗?


    中国教育是否可以培养出大师级人才?当然能。


    要培养大师级人才,就要有大师们主管教育和科技,否则,政府官员总是干预学校的校长人选,校长只能“官本位”。没有真正为科学学术理想献身的专家教授治校,就不会有真的学术和科学的繁荣与发展。


     要想真正使学术繁荣和发展,就要使学术科学研究保持独立思想和地位,行政不能过多干预,更不能用行政强奸学术与科学。校长要由教职工民主选出,并真正实现专家教授集体民主决策,使学术和学术科研人才真正得到尊重,这样,出大师级人才将为时不远。


     大师成长也有特殊规律。很多大师级人物在学校的成绩往往不是很好,甚至有的被老师和同学认为是“笨蛋”。我们的专家也要仔细研究 ,要制定特殊培养方案,尤其对那些特优偏才更应如此。


    比如,东方学者克莱弗劳德在柏林大学时,考试时问什么都不会,考官问他:“你什么也不会吗?”他出人意料的回答:“不,我会中文”


    休谟在孩童时期就善于思考问题,所以往往显出一种发呆的样子;牛顿由于热衷于思考数学问题,常常忘了别人的命令和委托,他在学校的学习成绩总是倒数第一名,但他很会制造机器玩具。


    达尔文从小热衷于观察动植物等,曾遭到校长的训斥:你光搞这些东西,浪费时光,不好好学习功课,所以学习这么差。


这些事例告诉我们,才华出众的学生的表现可能并不尽如人意,如何发现并加以培养,这是对教育工作者教育智慧和教育理想的考验。


     教育的理想在于发展先天的个性,培养有独特见解和首创精神的人才。雅典时代希腊文明的伟人,是自由教育的结果;相反,拜占庭时代希腊文明的贫乏,正是繁琐教育的结果。我们决不能让我们的国家重蹈拜占庭帝国的覆辙。为此,从小培养幼儿的辨别能力、探究精神、求知欲望以及对美术、文学的欣赏能力,使他们成为善于思考的有追求的优才,这些靠什么?靠真正懂教育规律的教育家来培养,而不是从小就让他们竞争班长,争学会主席,否则,自幼儿园开始就滋生和灌输了官本位的历史思想,这对学术的普适教育是不利的。这不是说不让孩子们锻炼管理能力,我以为更应培养孩子追求真理、学术,追求社会服务意识,而不是要当官的意识和理念。


居里夫人在培养大师级人才方面的做法值得借鉴。居里夫人和朋友们商量如何培养孩子,他的朋友们都和她一样,是索尔本的教授;也都和她一样,是家长。在居里夫人的鼓动下,曾做出一个教育合作计划,这些有大才大智的学者把他们的儿女聚在一起,实施新教育方法。居里夫人联合一大批科学家(许多是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组成科学讲师团,向孩子们开放他们的实验室,亲自对他们的孩子们进行科学启蒙教育,激发孩子们的科学兴趣,破除孩子们对科学的神秘感,培养孩子们的科学兴趣,鼓励孩子们树立远大的科学理想,坚定孩子们的科学意志,传授孩子们科学方法、科学思维、实验诀窍,使孩子们在少年时代形成极高的智力潜力,使孩子们天生的天才遗传智力得以开发,居里夫人最终培养出了10多位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这是居里夫人亲自主持的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最成功的教育实践活动!


这或许能给我国的教育一些有益的启发吧!(未完)


 

《教育怎样才能出“人才”?》有8个想法

  1. 说得有道理,只有在教育人行使自己办教育的主权时,才能真正培养出人才。

  2. 疯狂应试出升学率但难出人才。鲁迅说,出天才要有适宜的土壤;我以为,出人才要有适宜的氛围——至少不是疯狂应试的。
    先生以为然否?[quote][b]以下为陈继英的回复:[/b]
    先生所言极是,多谢指点![/quote]

  3. 积重难返,官官不懂教育具体事,又瞧不上具体事,只看上,只看升官,万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