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告急,我们如何应对?

        汉字告急,我国如何应对?

                     陈继英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报道,中国民众由于使用拼音来撰写手机短信或在计算机上打字,从而取代传统的一笔一画汉字书写,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忘记如何用笔书写汉字。

该报最近报道说,当前中国拥有手机、智能型手机、计算机这类电子工具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没有机会一笔一画地书写中文汉字。无论是使用计算机打字或发手机短信,大多数中国人使用的都是一套拼音系统:只要打出这个字的拼音,就会出现一堆中文字供你选择。这样的结果导致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新型文盲:书写困难,无法写汉字,写汉字的能力越来越差。而这又是中国特有的“文盲”现象。#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其实,就连所谓文化人,也出现类似现象。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故宫错别字事件,更应引起我们对汉字书写文化的深层思考。

  现在的事实也确实如《洛杉矶时报》报道所说,我们许多人都会遇到这种现象:当手拿着钢笔或铅笔,想要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学过且无数次书写过的汉字时,突然会出现尴尬的停顿:执笔忘字。

    电脑是老外发明的,键盘是为打ABC而设计的,用电脑打中文,曾经是一个大难题,曾经被老外看作中国实现信息化的一头拦路虎。自从电脑传入中国来,很多人夜以继日地研究汉字输入的方法,随着电脑的普及,随着时间的推移,拼音输入法占据主流。然而这导致了新问题的出现,许多中国人字写得越来越差,且常常写错字,你问问你的同事和朋友,看看大家是不是也承认自己有这种“记忆衰退”的现象。

    现代世界多国所用的文字多数是拼音文字,如英文、俄文及我国的藏文、蒙文,而汉语则不是拼音文字,而是图形文字。 汉字繁多复杂,有象形、有形声、有会意,而只用拼音输入法必然带来诸多问题。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72名受访者中,83%的人承认自己有书写中文字的困难。《洛杉矶时报》特别指出的“在中国文化里,没有任何其他事物比汉字更能体现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写汉字不仅仅用来交流沟通,它更是一种艺术和心灵的活动。”应该是十分中肯的。

    北师大中国文化符号课题组经过近4个月的广泛调查研究,拿出了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270项候选中国文化符号中,最具代表性的前10项分别是:汉语(汉字)、孔子、书法、长城、五星红旗、中医、毛泽东、故宫、邓小平、兵马俑。而今,汉字这一中华文化的第一符号的书写,却面临着危机,我们能无动于衷吗?

    其实,文化水平就是人化水平,书写文化要有利于人生的发展与提升。我们对文化水平通常用小学、中学、大学、硕士或者博士相衡量,这似乎也没什么错。但文化水平仅仅和教育程度相联系又是偏颇的,文化水平的本质,应是指人的文明程度,思维开发的程度,精神自由的程度,和动物的区别程度。我们通过文化来使自己发生变化,通过文化使人类发生变化,通过文化使人与本能状态的距离拉大,这才有了“文化水平”。怎样才能创造这个距离,对我国来说,通过汉字书写的教育和汉语的学习,就是途径之一。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培养人,是促进人生的发展,而不仅仅是教授知识,更不能是单一的灌输知识,“衡量一个人的真正所达到的文化程度,要看他能多大程度驾驭了自然状态,能否控制自己的本能,人的自然本能完全放纵、放任的人,不是有文化的人”(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艺语),而汉字的书写就有使人脱离自然本能的作用与意义,只是拼音书写,方便是方便了,但对人的思维与文化的提升却是不利的,它会造成记忆力、形象思维的滞缓与倒退。如何应对此种情形蔓延?正在考验中国文化人的智慧。

    其实,就如中央电视台这样的权威媒体,无论文化类,还是娱乐类节目,就是一些影响很大的电视剧同样常常会出现读错音、打错字幕和解说文字出错的情况。例如,电视剧《狸猫换太子》中的“叨(tao)扰”,演员都念成“刀(dao)扰”。 其它经常出现错别字的情况也很多。例如,“爱不释手”,写成“爱不失手”;“爱屋及乌”,写成“爱乌及屋”; “安分守己”写成“安份守己”;“黯然泪下”写成“暗然泪下”;“嗷嗷待哺”,写成“敖敖待哺”;“飞扬跋扈”写成“飞扬拔扈”;“白璧微瑕”写成“白壁微瑕”;“英雄辈出”写成“英雄倍出”;“半途而废”写成“半途而费”;“唉声叹气”写成“哀声叹气”;“山洪暴发”写成“山洪爆发”;“五色斑斓”,写成“五色斑澜”等等,等等。

   以上类似错误,不胜枚举,不一而足,难以尽言,实在令人痛心。如果此种现象及错误不能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不仅误人子弟,而且必将贻害无穷,必将危及我国文化之根基。

    拼音输入法让汉字书写告急,我国如何应对呢?

        拓展阅读:

       陈继英应邀到惠州讲高考作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3751810100jcp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