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孙绍振教授话课改与高考改革

     本网(赵贤)2011529报道:陈继英先生与程少堂先生于今天早上邀请我国著名文艺理论家、著名语文教育家、著名学者、幽默语言大师福建师大孙绍振教授吃早茶并恳谈语文教育。


     孙绍振教授是应2011年中国年度诗会暨大望诗歌节的邀请于27日赴深圳的。孙绍振老师多次应邀到深圳给语文教师讲学,今天他认识的老朋友著名语文教研员程少堂先生、著名特级教师陈继英先生,市名师马恩来、朱碧波,罗湖区退休教研员周启泰老师,市骨干教师王军、钱冰山、王晓菁等都来看望孙老师。


     孙教授甚为健谈与幽默。程少堂、陈继英等与孙教授就语文教育改革及语文高考广泛交流了思想。


     陈继英认为,新课标和语文高考应协调一致,高考应遵照课标思想,否则课标就成了“表”,而不会有“本”的指导作用。高考“指挥棒”就更随性,只顾我高校的选拔了,谁还管全民素养?


     孙教授也说:高考语文应该改革。前期,他和北大温儒敏教授等修订新课标时形成共识,语文考试的难度要降低,要改为两卷考试,一卷为语文基础、阅读等,二卷为作文,各100分。已报请教育部待批。#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孙教授还说,多年来的高考作文命题,大抵比较有利于向抒情方面发挥。前几年,高考作文以智子疑邻为题,虽然寓言故事带有很强的感性,其中隐含的哲理并不算具有太深邃的哲理性,却引来了非议。有中学特级教师声言:(此作文题)脱离中学生的实际。当然,强调抒情,也并不绝对是消极的,在人文性的审美教育方面,也许是一种优长,但是,从理性和感性的全面发展来说,则有所偏废。


     谈到作文教学时,他说:议论文体,作为理性思维的基本模式,其重要性没有得到充分重视,这还是比较表面的现象,更为深层的,还在于议论文教学理论的粗陋。他说,北大温儒敏教授认为现在的学生不会写正经的规范性的议论文,没有自己的观点与思想,只好用描述事例敷衍作文,语文教师的作文教学要引导学生形成自己的思想认识,要有自己的思想见解。


    孙教授谈到议论文教学时说,语文教师要培养学生的辩证思维能力,要教会学生寻找作文思维的“黑天鹅”,写出新意。现在的议论文作文教学只是让学生自圆其说,但是真正要确立一个论点,光是自圆其说难免片面。波普尔有一个很有启发性的说法,即所有用正面例子来证明的论点,都是不可靠的。相反,用反面的例子,证伪论点,倒更可靠。有一个很有名的命题:一切的天鹅都是白的。如果你举出古人和今人看见的天鹅都是白的,中国人和外国人看见的天鹅也都是白的。那么,能不能由此证明一切天鹅都是白的呢?不能。因为人的经验是有限的,而要证明的原理是无限的。一旦出现了一只黑天鹅,那一切天鹅都是白的就被证伪了。这时,并不是一切天鹅都是白的却是确凿无疑的。波普尔得出的结论是,举例证明并不可靠,充其量不过是说明而已,而证伪却是更加可靠的,是科学创新的最有效手段。由此,我们在议论文的教学理论中,至少应该质疑证明就是根据论点选择与之一致证据的原则。形成新的、深刻的论点,构成独创的主题,关键并不一定在为论点找寻与之一致的白天鹅。相反,倒是在于,寻找与论点不一致的黑天鹅。从操作性上来说,可贵的不仅是观点与材料一致,而且也是观念与材料的不一致。


  在议论文教学中,应该把更多的注意放在反例上。例如,当我们拿到失败乃成功之母这样的经典命题时,不管列举出多少与之一致的正例,也无法有独创性。只有当发现了某些事实、材料、文献,恰恰能够证伪这样一个命题的时候,我们才有了创造与突破的可能。


     什么样的作文才能获得高分?关键并不一定在为论点找寻与之一致的白天鹅。相反,倒是在于,寻找与论点不一致的黑天鹅,即找到反例,这才会出类拔萃。


    大家畅所欲言,但还是三句好话不离本行,却乐在其中。


    陈继英先生昨天晚上才从广东河源讲学归深,今天早上又出迎了孙绍振教授。

《与孙绍振教授话课改与高考改革》有2个想法

  1. 国家级核心期刊(教育类)征稿,欢迎您的参与。投稿信箱:kcjcjf123@126.com,联系电话:010-88794064.18810076230 .
    另外,在全国诚邀代理,欢迎免费索取样刊

发表评论